縣區鏈接:
當前位置:首頁> 文化娛樂 > 正文
黃土情深 ——畫家劉文西的延安情結
來源:延安日報 2019-08-19 14:10:34

驚聞劉文西先生仙逝,悲痛萬分?;貞浥c先生相遇的點點滴滴,感慨萬千……揮淚成文,以示紀念,惟愿先生在天之靈安息,永遠守望和護佑這片他畢生牽掛的黃土地…… 

 

一位浙江人,八十六歲高齡,先后九十多次來到延安,創作了數千幅關于陜北的繪畫作品,為延安的貧困鄉親捐款數百萬元,他創作的毛主席頭像印在了人民幣上,成為13億中國人每人都擁有的、“發行量”最大的“畫作”……他,就是中國“黃土畫派”的創始人、人民藝術家——劉文西。 

從2013年10月到現在,我先后十多次見到劉文西老師。他的樸素嚴謹,他對藝術的孜孜以求、精益求精以及對陜北黃土地和黃土地上父老鄉親的深情厚誼,讓我打心底里敬佩和感動。正是這一次次的感動促使我提起筆來,記錄下我所看到的那個真實的劉文西。 

2013年國慶前夕,在西安美院門口的蕎麥園美術館,我恰巧見到了劉文西,也是我第一次見到他。當他聽我說起2013年7月延安遭遇了特大暴雨,非常關心,說他想組織黃土畫派畫家去陜北采風,順便給延安捐些款,幫助鄉親們災后重建。 

我當時想,他是大忙人,這捐款的事情,大概也就說說而已,不一定能成。沒想到時隔一個月,就接到電話,說他們于10月28日下午在蕎麥園美術館舉行了書畫筆會,為延安災區募集到100萬元現金,并將于近期送到延安。 

三天后,劉文西先生與黃土畫派一行30多位畫家來到延安,分別為寶塔區東二十里鋪村捐款40萬元、安塞魏塔村和延安魯迅藝術學校各捐30萬元,用于災后重建工作。2013年11月2日下午,我們在寶塔區東二十里鋪村舉行了簡樸的捐款儀式。劉文西先生親手把三大捆百元現鈔交到了東二十里鋪村、魏塔村和魯藝學校負責人手中。 

 

在捐款后,劉文西先生專程前往橋溝鎮東二十里鋪村,這里有他50多年前在村里寫生時認識的鄉親:猴留、王琴、桃明、改改、任立宏、楊成錄、杜程英……這些老鄉們的名字,當年長的模樣,還有他們之間說過的話語,發生過的有趣故事……他竟然都清楚地記得,他們都曾是他筆下的人物! 

劉文西先生剛一下車,就被東二十里鋪村的鄉親們團團圍住,大家喊著“劉市長!劉市長!”爭先恐后,問長問短,擠得路都走不動。原來,劉文西先生1988年在村里采風時兼任老延安市(現在的寶塔區)的副市長,鄉親們都叫慣了他劉市長。 

人群中有位50多歲的中年婦女,一看見劉文西就激動地擠到跟前,握住他的手笑著、喊著:“劉市長!你還認得我吧?” 

劉文西一愣,仔細端詳著面前濃眉大眼、樸實健壯的中年婦女,笑著說:“認得呀!怎么不認得呀!你是王琴吧?你小時候我畫過你呢!” 

此時的王琴激動得滿臉彤紅,拿出兩雙鞋墊硬塞到劉文西手中,說是她親手納的,一雙給劉文西,一雙讓帶給陳光?。▌⑽奈鞣蛉耍?。周圍的人一片唏噓,說這么多年沒見,竟然一眼就能認出來,畫家的眼睛就是厲害! 

劉文西一邊和圍在身邊的老鄉握著手、打著招呼,一邊在人群中搜尋著,詢問著鄉親們的生活狀況。突然,他停下了腳步,大聲問:“怎么不見任立宏和猴留?”當得知任立宏病重已不能說話和走路,在半山坡的窯洞里等他時,劉文西先生不顧大伙的勸阻,很堅決地說:“我一定要去!去看看任立宏!” 

我們一群人扶著已81歲高齡的劉文西先生向山坡上的土窯洞走去。還沒進院子,劉老師就大喊著:“任立宏!任立宏!我來看你啦!” 

一位七十來歲,黑黑瘦瘦的老漢被家人扶出了窯門。劉文西趨步上前,一把攙起老漢,扶他坐在椅子上。兩位老人相互攙扶著互相凝望,禁不住老淚縱橫。那位叫做任立宏的老人,是原來東二十里鋪村的村長,也是劉文西畫的那幅《知心話》中的人物原型。當年那個畫中的健壯小伙,如今已病得走不動路,也說不成話了。劉文西一手握著他的手,一手輕輕拍著他的脊背,不停地安慰他:“不哭,不哭……你要保護好自己!這次見你,比上次見你時身體差多了……不哭,你要快快好起來!” 

夕陽,給兩位年逾古稀的老人罩上一層柔和的光暈。這柔和的光輝,卻刺得我們在場的每個人眼睛濕潤。 

從老村長任立宏家出來,又去了桃明的家。桃明是當年村里的團支部書記,也是劉文西《陜北姑娘》的人物原型。一見面,兩人激動地擁抱在了一起,桃明大聲地嚷嚷著:“劉市長!你還記得我們呀!”當看到桃明多年癱瘓在炕的愛人時,劉文西嘆息著拍拍她的肩膀說:“不哭……不哭……不容易!不容易!”說著,他的眼眶便紅了。 

離開東二十里鋪村,劉文西一行人又急匆匆地趕到魯迅藝術學校,去看望魯藝的老師和學生。在魯藝校史展覽館,劉文西一邊認真地聽著魯藝學生的講解,一邊不時地掏出相機,顫巍巍地舉起來,拍攝著魯藝的發展歷程。他說:“從老魯藝到新魯藝,學習環境變了,但精神是一致的!看了魯藝學校的辦學情況和孩子們的精彩表演,我很感動、很鼓舞、很受啟發!我們要堅持魯藝精神,用自己的藝術創作回報人民!” 

從魯藝出來,下午六點,已是夕陽西下。劉文西先生一行連夜前往壺口寫生。第二天一早,當我還在為前一天的長途顛簸,81歲高齡的劉文西先生身體是否吃得消而擔心時,打開手機,卻吃驚地看到了他的助手王美發的微信照片。照片上大家圍坐在劉文西先生身邊,坐在黃河岸邊的山坡上安靜地畫著畫。劉文西先生神情專注,他一邊畫著,還一邊在給身邊的年輕人耐心地講解著…… 

 

從西安到延安,從東二十里鋪村到魯藝學校所在的林校山,顛簸了一整天,顧不得喝一口水,吃一口飯,就踏上了從延安去往宜川的旅程。而此刻,當許多人還在睡夢中未曾蘇醒,他卻已經坐在黃河岸邊開始寫生…… 

之后劉文西先生一行前往榆林采風,可他一直牽掛著任立宏、桃明和王琴的身體和生活。七天后,當他從榆林采風后途經延安,再次前往東二十里鋪村,給任立宏、桃明和王琴每家送上了一萬元,讓他們看病。坐在桃明家的炕沿上,劉文西握著桃明老伴兒的手,叮囑道:“好好保重身體、好好看病,有什么困難,給我打電話!” 

那情那景,我除了感動,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話。一位是譽滿全球的著名畫家——曾經的“劉市長”;一位是癱瘓在床的陜北老農,是什么,讓他們的心貼得這么近,情牽得這么深? 

2015年3月3日,劉文西率黃土畫派一行60余人第25次來延安過大年,這也是他第95次來陜北寫生。 

劉文西這次來延安除了過大年還有一個重要心愿——想再去看看任立宏。聽說任立宏病得很重,到延安第一天,他就直奔東二十里鋪村任立宏家,并給他帶了一萬元,想讓他好好治病??扇瘟⒑暌言诎肽昵叭ナ?,這讓劉文西心情萬分沉痛。他哀傷地告訴我:“任立宏不在了……我很難過……”那神情,儼然失去了一位最為重要的親人…… 

第二天,劉文西一行又一次去了安塞的魏塔村,在寒風中畫了整整一下午畫?;氐劫e館,他的手腫得跟發面饅頭似的,疼得動都不敢動??粗纯嗟臉幼?,我忍不住說他:“您這是何苦??!您和陳老師現在完全可以什么都不用干,安心養好身體,坐享天倫之樂。畫畫也可以坐在家里畫啊,干嗎非得大冬天來陜北寫生,一畫就是幾十年,您就畫不厭倦嗎?” 

 

劉老師目光凝重,緩緩說道:“我一生許多次來到陜北,每次來采風,看到大地、黃土、黃河、父老鄉親,就深深地感動……生活是無底洞、藝術是無底洞,要深入生活、融入百姓、情牽百姓,才能創作出反映生活、謳歌生活的好作品。我今天手痛風畫不好,但對陜北、對陜北人民還是畫不夠!我今年83歲了,還想活到120歲,希望以后每年都能來陜北,把我看到的美好的東西都畫出來!” 

聽著這一番話,我終于明白了80多歲高齡的劉文西先生為什么能有如此的精力和激情——那是因為對藝術的執著追求和對這塊土地發自肺腑的熱愛和深情! 

正如《人民日報》社副社長張建星和西安美院黨委書記王家春所說的——什么叫人民的藝術家?人民的藝術家不是封出來的,是一步一步從人民中走出來的。只有扎根于人民、服務于人民,才能受到人民的愛戴,才能成為真正的人民藝術家!歷史已經證明,為人民的藝術而活著的人,歷史將永遠記著他! 

(孫文芳,筆名:聞方。延安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長,陜西省作協會員,旅游管理經濟師。業余時間堅持文學創作,先后出版陜北女子詩文集《走過青春》、個人詩集《光囚》、配樂詩集《風中的歌者》。作品入選《新延安文藝叢書》《陜西女作家》《中國優秀領導干部文集》等。)

陜公安網備:61060202000184、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許可證:(陜)字第00985號 、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陜網文(2018)3402-032號、
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陜B2-20190044 廣告總代理:延安新都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郵箱:sxyacmw@163.com
商務合作:13474431555 史先生 501728385 孫女士
陜ICP備 14012123號-1
延安傳媒網自律管理承諾

打鱼棋牌